去年十月開始接觸展賦優幼教育,
其間雖然經歷不澆水施肥、爬玉山等關卡,
但一直到今天,一場母女衝突,馬麻我,才有真正實行進入優幼世界的感覺!
也謝謝介亭老師線上即時指出盲點,點出與孩子的爭奪,  
以及當下建議處置方式,讓今天下午的行程得以順利進行。
IMG_20140310_103611


【事件經過】
照例的星期一,10~12點優糼小小學習家課程,8點便得起床,
與往常不同的是~今天馬麻決定不開口催促,
觀察小人起床換衣服、喝牛奶餐包,到底能花多少時間。
於是,一切搞定,準備跨出大門時,已是10:00!(-_-'')
當然,馬麻也做好遲到的準備了。
只是在開門鎖時,小人又找不到口罩,也不知變通,
把我搞火,決定不。出。門。了。

然後馬麻我,去換了家居服,
坐沙發上滑手機和介亭老師請假,順便報告經過,
或許,介亭老師有感受到求救訊息,只告訴我~先安撫自己的情緒。
說實話,在換回家居服後,我已經消氣了,
在和介亭老師一來一往過程中,小人在旁不停的鬼哭神嚎,
到後來,小人應該覺得哭泣無效,
回她自己房間,能推的、可以踢的,全動手了,
把自己房間搞成了戰場。

然後,她發現,馬麻還是沒有反應,
便衝出來,一把搶走我的手機,
直到此時,我整個火上衝上來大爆炸,
所以,我也學她扔東西,吼她,
怪的是,當我吼完罵完,她倒是安靜了,
我心裡OS.就是這麼欠罵嗎?非得吼二句才會甘願安靜。

拿回手機,繼續和介亭老師報告戰況,
介亭老師仍是要我先處理自己的情緒,
想想自己也是情緒化的人,脾氣來得快去得快,
吼完,哽咽了一下,等回到手機上時,幾乎已經沒事了,
而小人也默默去整理自己的房間了。

11:00她整理好房間,出來時,
馬麻問她:你冷靜了嗎?
小人搖搖頭,又嗚了起來。
所以,我只好再告訴她:等你冷靜了,再來找我談談。
沒多久,她就摸著坐到我旁邊,
再問:你冷靜了嗎?
她點頭回:冷靜了。
我:你知道為什麼我們今天不能出門嗎?
她知道是牛奶喝太久、找不到口罩。
我:你為什麼要摔自己的東西呢?
米:因為我生氣。
我:摔完東西你心情有好一點嗎?
米:有。
我:心情有好一點就好,但弄亂的房間還是要自己整理。
米點點頭。
我:你摔東西時,我有沒有生氣?
米:沒有。
我:那你知道為什麼後來我生氣嗎?
米:因為我搶你手機。
我:對,因為你房間的東西是你的,你有權利怎麼對他們。但手機是我的,你沒有權利。
米又點點頭。
我再問:下午寶貝的呢喃教唱,你要去嗎?
米再度點點頭。
於是,我們就出門了。


【童年回溯】
在公車上,馬麻回想整個經過,其實是因為自己做了沒有尊重小孩的片面決定導致。
在之前,和小米說過(好像也是馬麻片面知會,小人照辦)~
如果九點我們沒有出門,就不用出門了,因為馬麻不喜歡遲到的感覺。
只是其間有幾次,已經超過九點,但因為小人的哭鬧加拜託,仍舊出門了。
而今天,或許她覺得哭鬧一下還是可以出門。

只是,昨天馬麻K了一下午"孩子的挑戰",發現自己的執行方式是有問題的,
所以,今天決定不催她了,但也沒有知會她,
而她的哭鬧得不到出門效果時,她換了武器~摔東西,
還是沒有反應時,她搶了手機,馬麻終於有反應了(嗯~還是被她找到罩門了)。

然而,在這過程中,馬麻還想了~
為什麼孩子會摔東西?因為我也會摔東西。
孩子為什麼會鎖上房門?因為我也會。
為什麼媽媽吼了之後,孩子安靜了?因為常被吼,習慣了強權嗎?
原來,問題都在自己,孩子只是模仿而已,
誠如,介亭老師常說的~改變自己,孩子會跟著改變。
我不知道累積了五年的樣版,改版需要多久時間?但應該是一條漫長的路。

而再追究下去,
為什麼我會摔東西?因為我爸爸也會。
為什麼我會鎖上房門?因為每當和爸爸開啟大戰,媽媽會推我進房間脫離戰場。
為什麼我會吼小孩?因為我爸爸也會。
在回溯童年經驗時,原來很多事自己都還記得,
小學時,開心拿出一張92分考卷,結局是被撕碎,然後,和媽媽在黏考卷。
國中時,因為關門太大聲,被不求人狠狠修理。
高中時,因為在爸媽房間邊打任天堂邊吃香腸,結果,整個盤子被丟出門外,頂嘴的下場是挨耳光。
還有父母三不五時的爭吵、翻桌,
而吃飯太慢,被照三餐修理,則是媽媽的任務。
或許,在我們這代,大家都是這樣被修理大的,
但當時反骨的我,甚至,可以說結婚也是為了離開原生家庭所做的決定。
雖然,結婚有了小孩後,或多或少可以體會爸媽的感受,
所以和原生家庭的關係反而變好了。


【馬麻自省】
一、合理結果 vs.處罰
  因為遲到,所以不能出門,媽媽覺得是合理結果,
  以小米的立場,她應該認為不能出門是處罰,
  而事實上,我自己也覺得處罰成份居多。
  如何區別合理結果或處罰呢?
  介亭老師說:
  如果是合理結果,孩子就不會有哭的反應。
  晚出門而遲到了,只能參與一半活動,才是的合理結果。

二、權力爭奪
  如果晚出門到某一個時間點,就不出門,
  而這時間點是經過家庭會議討論出的,
  那今天的情況就是合理的結果。
  如果是由馬麻自己公告,可以出門或不可以出門,那就面臨一場權力爭奪。
  像今天,雙方爭奪是否可以出門,最後孩子另闢戰場,
  然後,媽媽吼之後,媽媽贏了。
  但,這是兩敗俱傷的勝利,原本所剩不多的親子存款這下被提領了不少。
  即使後來,有和她說,以後要一起努力遵守我們討論的結果,
  應該也存不進親子存款吧。

二、哭泣 vs.教訓
  其實看到她因為不能出門而哭泣,我心中是竊喜的,
  認為至少她重視這件事,會受到教訓,下次要加快速度。
  介亭老師倒是持保留態度,有可能沒多久又復發了。
  自己想想,也是,這樣的教訓也經歷蠻多次,還是在重覆發生,
  怎麼自己就沒覺醒呢?


【小小會議討論】
在前往展賦路上,我們討論了之後的出門流程,
她覺得,如果拖拖拉拉太晚出門,雖然遲到但還是要去上課。
馬麻同意了(好違反自己的原則),因為是她自己的課,
但,還是告訴她,遲到是不禮貌的,
我們提早起床,就是為了不遲到,
如果還因為拖拖拉拉遲到,那何必早起呢?
她表示同意,但希望她是真的了解!

    全站熱搜

    小米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