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來到北美館,因著兒童藝術中心開幕的~聽說有禮物,
但對我而言,實質意義是~觀察小米和共學團出遊的互動及反應。
也因為這樣,昨晚睡前,和她提了~
共學的小朋友們進行城市探險時,會以文字、圖畫或拍照記下所學所看,
於是,小米決定了~因為她不會畫畫,所以她要用拍照的方式,
然後,就自己把相機電池充電,待早上起床就可使用了。
始料未及,這卻成了今日小米情緒的引爆點!


謝謝維尼老師溫和而堅定的陪伴
IMG_1195

謝謝姝霈老師拍下這美好、感動的一刻
1030430_


事件發生~
活動結束後,我們決定留下繼續參觀,從旅行箱、旅行支票再回到前頭展覽室,
小米突然想到要拍下喜歡的禮物,
開啟電源的孩子瞬間垮了臉,一旁不知發生啥事的我問她:「怎麼了?」
她給我看了......請更換電池盒.....字樣,
「昨天明明充電了啊!」孩子眼淚都快流下、沮喪的說。
「因為這台相機用很久了,電池可能秀逗了。」
孩子繼續垮著臉,這時,小人拔打電話來,我先接了電話,
再回來時,維尼老師已蹲在小米旁邊,於是我也過去蹲下,
其實,是想偷學維尼老師如何處理,
但維尼老師只是靜靜的陪著小米。
沈不住氣的阿母,試著提出解決方法開口了:
「我這邊還有台小相機,借你用好嗎?」邊說邊拿出來以示誠意。
孩子正視著我搖搖頭。
「這台相機的電池用久了,所以充電可能有問題,我們回去再充一次,現在先把相機收起來好嗎?」阿母企圖眼不見或許就忘了這事。
孩子還是正視我搖頭。
「那你想繼續坐在這邊冷靜嗎?」
孩子點點頭
又隔一會,維尼老師開口了:「看來葦庭還是很難過。你希望媽媽怎麼幫你呢?」
孩子繼續沈默。

心理的OS是~什麼都不要,不然是怎樣?又來考驗老娘的耐心了。
浮上的劇本是~下狠話、拉著孩子走人、我先走,孩子自己會追上來。
(原來我的劇本很多樣化呀!看來這債很不好還)
但是,改造中的理智和旁邊的維尼老師都不允許我這麼做,
只能和維尼老師默默的陪著孩子。
轉頭,看到綠豆爸從前方走來,求救的站起來小聲問:「該怎麼辦?」
綠豆爸問了原委,只說:「交給維尼老師處理就好。」便離開了。
A....啊我咧?怎麼沒說我該怎麼辦?是繼續蹲下還是閃一邊去啊?救郎啊!
於是,我走過去,默默拎起我的背包,飄到旁邊坐著等候。

沒多久,看見維尼老師和小米對話了,
然後小米對著我跑過來,問:「我們可以和維尼老師他們一起吃飯嗎?可是我吃不下,只吃點心哦。」
偷瞄了老師一眼,(心裡想的是~跟著實戰!是天上掉下來的好康啊!)
老師再重複一次小米的話,是真的耶!
「好啊,可是你只吃點心不吃飯?」
「對啊,我不餓。」
於是,我們一行人便往花博美食廣場前進。
小人吃了餅乾、為了剉冰吃了肉圓、剉冰,
當然,那個點心,不是午餐,便聽從綠豆爸建議~今天放自己一天假,隨他吧。
完食後,四個孩子在花博樂高餐廳、旋轉木馬,鬼抓人、紅綠燈,
直到雨勢愈來愈大,才就地解散。


[馬麻真心話]
就在前往美食區途中,維尼老師和我分享了小米的對話,
(正確的說是,小米請老師和媽媽說。而上星期請是姝霈老師和爸爸說。老師難為~還要兼傳聲筒啊!)
原來,她自己知道電池沒電,在外面是無解的,
孩子難過的是~媽媽不能理解、同理她的情緒,
只是試圖提供任何可解決的替代方案。
乍聽維尼老師的轉述,實在太震驚了,說是打擊也不為過!
從沒想過,那個當下的孩子,
並不需要解決問題,要的只是媽媽同理、了解她的難過。
如果不是透過維尼老師溫柔而堅定的陪伴,
我想,我從沒想過這個層面,也需要同理,
一直以來,都認為把事情解決是最重要的,
原來,同理的範圍好廣泛。
(聯想到上星期地雷事件,與昨日和綠的談話,原來,看不透的只有自己)
除了同理外,
今天整個狀況讓孩子走完她自己的情緒,練習處理、面對自己的情緒,
而不是我們想辦法解決問題,中斷了孩子的情緒,
學會掌握自己的情緒,遠比這短暫的問題解決重要也受用多了。


而小米下午和共學班同學相處得異常愉快,
除了鬼抓人旗鼓相當外,
不懂紅綠燈規則時,在綠豆哥哥的~大家集合~口令下,也跟著集合,聆聽規則!
下午整場奔跑遊戲,現在回想起來,是從來沒有過的沒有提醒~跑慢一點、小心不要跌倒,
實在太妙了!
或許是優幼老師就在身旁,隨時可提供支援,

或許是投入在觀察孩子間的互動,忘了提醒,
或許是忙著觀察老師與孩子們的互動,
也或許旗鼓相當,不用擔心造成其他孩子危險,
總之,那時的自己,心態是全然的放鬆,
沒有該貼膠帶的行為出現,
只是順其自然的看著這一切。

下次,如果還有機會,
我想,也要試著下場輪流和孩子們一起跑!


PS.今天的北美館聽說有禮物,真的不是重點!
IMG_1181  
1030430_北美館畫 
1030430_北美館信

    全站熱搜

    小米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